小男孩和钨丝灯的故事!

2022-03-21 08:53:07 / kemanman / 178 浏览

疫情反复,战火动荡,身为一个成年人总免不了心里有点儿乱,这个世界会好吗?我也开始琢磨这个无解的问题。以后我儿子长大了,会面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?我忧心忡忡地看着他,他倒是很安静,总是拿着一张纸写写画画,好像告诉我,我那份焦虑没太大必要。

很多年前,因为二战,一个叫奥利弗·萨克斯的小孩子,从伦敦疏散到英国乡村的一所临时学校,他有切实的焦虑,难道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吗?他抵抗焦虑的办法是写写画画,画一个10乘10的表格,写上1到100,然后把其中的质数都涂黑,看看其中有什么规律。然后再画一个20乘20的表格,再画一个30乘30表格,涂黑质数。多年之后,萨克斯在他的回忆录中说,“我喜欢数字,数字实在、恒常,在这混乱的世界中,依然不动如山。数字之间有一些关系是绝对的,必然的。”他说他后来读到奥威尔的小说《1984》,最难过的地方就是主人公在权力的压迫下,承认2加2不等于4。

小男孩和钨丝灯的故事!

《1984》剧照
孩子的生活,不可能不受到环境和家族的影响。萨克斯的外祖父早年间从俄国逃到德国,娶妻,又从德国逃到英国。他们一家是犹太人,逃难是为了躲避排犹浪潮。后来,南非发现金矿,萨克斯的几个舅舅就跑到南非去采矿,有的发了财,有的患病早逝。还有几位舅舅留在英国,做灯泡厂成为企业家。不管是采矿,还是做灯泡,都离不开化学知识,离不开对各种元素的认识。如果从发财这个角度去想,一个穷人变成富人,这个变化非常奇妙。而化学世界似乎能说明,什么样的变化都是可能的,你把紫甘蓝和醋混在一起,发现它们的颜色变化了,这是最最简单的化学实验。如果你耳濡目染于化学知识,可能就会自信,从一个俄国人变成一个英国人,从一个无产者变成一个矿主,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小孩子都会对外部世界有好奇,有理解。萨克斯小时候,妈妈会给他展示琥珀项链,琥珀摩擦会带电,会把桌上的纸屑吸起来,大哥二哥都对磁铁着迷,三哥喜欢摆弄晶体管收音机,这些东西都是有魔法的。萨克斯感到,在我们熟悉的世界之下,还有一个充满神秘法则的魔法世界。那个魔法世界就是科学,好多孩子都能感受到科学世界的魅力。
也有人会把那里当成避难所,物理学家弗里曼·戴森在他的自传中说——“我身体羸弱,在运动方面表现迟钝,像我这样的男孩没有几个。残忍的校长和只会欺负弱者的同学两面夹击我们,给我们双重压迫。我们这几个常被欺负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一个避风港,满脑子都是拉丁文的校长和痴迷足球的同学都找不到这里。这个避风港就是科学,我们发现,在这个残暴和仇恨的国度中,科学是一块充满自由和友谊的净土。”
小男孩和钨丝灯的故事!
《再见,孩子们》剧照
小萨克斯是从哪里发现这片乐土的呢?是伦敦西南部的一个灯泡厂。他总有很多问题问爸爸妈妈,爸爸妈妈解答不了,就告诉他,去问你的钨舅舅。萨克斯的这本回忆录就叫《钨舅舅》。钨舅舅在灯泡厂工作,把黑色的沉重的钨粉压挤,捶打、用高热熔接,拉成钨丝。钨舅舅与钨相处三十年,厚重的元素深入他的肺和骨,血管和皮肤,这位舅舅带着小萨克斯了解化学的世界。萨克斯的外公娶过两任妻子,生育九个儿子九个女儿,所以萨克斯有一大堆姨妈和舅舅,再加上爸爸那边的叔叔大爷,到他这辈儿,兄弟姐妹有一百个左右。这个大家族的每个人都继承了祖辈那种业余科学家的精神,都喜欢鼓捣点儿什么。一个良性的大家族的好处,就是每个亲友都展现一种生活的可能性,都能从自己的兴趣出发去探知世界。一个恶性的大家族,恐怕只是倍增的压抑。
在二次大战期间,萨克斯的一个舅舅在马来西亚成为日军的战俘,伦敦的房子收留难民和病人。6岁的萨克斯在英国中部乡村的临时学校,吃着甜菜根和大芜菁,承受着老师的体罚。他偶尔会返回伦敦,看到家里面目全非,花园挖出了防空壕,种上了粮食,德国飞机时常掠过,扔下炸弹。他说,我那时唯一的享受就是去柴郡的德拉米尔森林,莲恩阿姨在那里办了一所“犹太清净空气学校”,照顾患病的孩子,那些学生有的是哮喘病,有的有软骨症或肺结核。莲恩阿姨会带他看向日葵花蕊的螺旋线,告诉他何为斐波那契数列,何为完全数,何为毕达哥拉斯数字。
小男孩和钨丝灯的故事!
《穿条纹睡衣的男孩》剧照
到1943年夏天,萨克斯回到伦敦,6岁的孩子长到了10岁,德国人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受创,盟军在西西里登陆,他看到了胜利的曙光,这曙光并不是来自新闻战报,而是一根香蕉,一根北非的香蕉进口到了英国,被爸爸买回了家,一根香蕉切成了七份,分给家里的七个人。从战争开始,伦敦就买不到北非香蕉了,四年过后,他们又买到香蕉了。这就是胜利的曙光。
10岁的孩子能更好的理解钨舅舅传授的知识,能用坩埚做实验了,也开始有了知识英雄的概念,他知道有一个瑞典人叫舍勒,开一间小杂货铺维持生计,闲暇时做实验,研究各种元素及氯化氢、一氧化碳等多种气体。他明白了电灯和煤气灯之争,明白了碳丝灯泡、锇丝灯泡、钽丝灯泡到钨丝灯泡是怎么一点点发展过来的。
如今我们在LED节能灯的映照下,读《钨舅舅》的故事,重温灯泡的历史。但更重要的是看一个孩子如何在动荡的二战岁月中,找到自己内心的安宁。世界匮乏,动荡,其中也有恒常的准则。


快捷入口
影视工厂
为什么是奥兔兔

为什么是奥兔兔呢?其实完全是因为我们叫奥兔兔啦....本来是想成为奥兔曼的,奈何资金不允许,兔兔也就很好啦!!。◕‿◕。
最后希望各位在奥兔兔里玩的开心,如果有侵犯到各位权益的地方,点击这里,可以来告诉兔兔哦!